背景:
阅读正文

桐城:14岁学生清晨去老师家补课 遇车祸昏九个月

发布时间:2011-10-24 16:31:52    发布人:ybbj    点击次数:0

日前,桐城市孔城镇沙岗村村民杨少柏打电话投诉称,自己14岁女儿在学校老师私下要求补课路上遭遇车祸,至今女儿已经昏迷快10个月了,学校和老师均推脱责任。“我们是做好事倒了霉!”“她背着书包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!925日~26日,记者赶往孔城了解具体情况时,当事老师、教育主管部门领导却道出雷人话语,并质疑记者:“你们记者背包出去和领导说是采访,哪知道出去干什么?”

 

家长投诉

 

女儿因补课遭遇车祸深度昏迷

 

杨少柏说,自己女儿叫杨帆,出事时是桐城市孔城初中七(8)班学生,女儿所在的孔城初中三名老师私下办班收费补课,要求每周日去英语老师张文国家里补课。2010117日,天刚蒙蒙亮,杨帆背着书包骑自行车去补课,就差500米就到张文国老师家里了,却被迎面驶来的大货车撞倒。

 

就在出事的前十来天,杨帆向他要补课费,说每科200块钱,三科共600块钱。“我家里困难,听说要这么多钱,不想让她补课,孩子说老师要求的,不补不行,没想到就出事了……”一个七尺男儿,说起自己女儿补课遭遇车祸的事泣不成声。

 

杨少柏说,杨帆出事后就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没有任何知觉,直到一个月前睁眼了,但对自己出事前发生了什么一点没有记忆,现在杨帆可以喂着吃点饭了,但医生说现在也只能保守治疗,估计会留下后遗症。

 

补课老师

 

出了这事是运气不好

 

“我们不是补课,是给学生辅导作业。”、“运气不好!”、“杨帆是强烈要求要补课的!”……925日~26日,记者赶往孔城分别采访了参与补课的老师,几位老师认为“辅导作业”据记者调查了解,参与补课的三位老师分别是孔城初中语文老师方吉庆、英语老师张文国、语文老师汪小倩。

 

方吉庆说,他们不是给学生补课,是给学生辅导作业,估计杨帆遇到不会的问题,主动找过来问问题的。“她背着书包,也不一定就是来补课,不知道搞什么呢!”“我们是做好事倒了霉!”谈到杨帆出事,方吉庆显得有点语无伦次。

 

925,记者赶到张文国家里时,他爱人曹女士称他到合肥开会了。记者希望能上二楼补课的地点看一下,遭到拒绝。926,记者在孔城初中校园里见到了张文国,他说,所谓补课主要是应个别家长要求,杨帆是强烈要求要补课的,也没有收学生补课费。

 

学校校长

 

学生出事与学校没有关系

 

926上 午,记者在孔城初中办公楼二楼见到了该校校长许金龙。在记者说明来意后,许金龙表示知道这个事情,但据他了解,杨帆背着书包是否去补课自己搞不清楚。但接 下来,他又补充说,好像杨帆是课余时间找老师问问题,“出事前有学生去他家问问题,出事后也有学生问问题。我们不少九年级老师都是免费为学生辅导,这个是 应该值得提倡的事情。”

 

许金龙说,杨帆出事地点不在学校,与学校没有关系,但出事后,学校出于人道主义考虑,在今年9月 给杨帆带去了一千块钱慰问金。当记者称当事老师已承认杨帆是参加了“辅导作业”时,许金龙又称自己作为校长也很矛盾,学校已经把严禁补课的通知发到每位教 师手里,但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,老师称是自家亲戚,收费具有隐蔽性,或者学生家长过年、过节给老师“表示一下”,作为学校领导也很头疼,而且现在高考 指挥棒在那放着,如果学校学生考得不好的话,这校长也没法干了。

 

市教育局

 

质疑记者就喜欢“找事”

 

所辖的学校出现学生补课遭车祸事件,主管部门采取了哪些措施?对具体老师可进行了处罚?……926日上午,记者赶到桐城市教育局采访,负责接待的该局监察室主任尹栋见是记者采访,首先让记者出示证件,在问明原因后,称自己很忙。

 

记者:你好,尹主任,孔城初中七年级学生补课遇车祸的事情可知道?

 

尹栋:家长打过电话,知道这个事情。

 

记者:事情发生后,你们去调查过吗?

 

尹栋:调查过了,没有证据说明杨帆是补课路上出的车祸。

 

记者:那学校和教育局调查过后可有文字材料说明呢?

 

尹栋:我们没有。

 

记者:一个十几岁孩子在补课路上出了事,作为主管部门一个调查材料都没有吗?

 

尹栋:这是交通事故,你们不应该问我们。

 

记者:学生早晨六点多背着书包,不是去补课还可能干什么呢?

 

尹栋:那谁知道她干什么呢!那我再举个例子,像你们这些记者是吧,今天背着包说去采访了,那还不一定干嘛去了呢,你非说采访去了,也没人知道你干什么去了呢!

 

记者: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处理算是结束了吗?

 

尹栋:我还有其他事情好不好!这位记者,我还有问题和你交流一下,如果事故是老师补课引起的,你应该找老师,这事与学校、我们都没多大关系。

 

记者手记

 

补课屡禁不止或是庇护惹的祸

 

记者在两天的采访中,学校、教育主管都在为补课教师“开脱”,把老师补课说成是“问问题”,教育局监察部门所谓的调查就是委托学校问问,进行一次警戒性谈话,试想这样的“管理”能对老师补课起到震慑作用吗?

 

对于学生补课出了交通事故昏迷近10个月“无动于衷”,连当事老师都没见到就草率地得出了“没有证据说明是补课”的结论,甚至得出“学生背着书包不一定干什么”的猜测,作为教育局主抓违规办学的职能部门负责人,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,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如此“麻木”。 而有了这样“护短”的监察部门领导,哪个学校还会把严禁违规办学当回事呢?哪位老师还把“不补课”放在心上呢?

江汉艺术职业学院网络中心
地址:湖北省潜江市师范路16号  邮编:433100
电话:0728-6250011 6251346 邮箱:jiang_1128@yahoo.com.cn